为贯彻落实习近平总书记对中科院提出的“四个率先”要求,2014年8月,中科院正式启动实施“率先行动”计划。

为破除体制机制的藩篱,中科院以研究所分类改革为突破口,按照四种类型对现有科研机构进行重新定位、重新聚焦、重新整合,拉开了新时期科技国家队深化改革的帷幕。

碰撞 激荡 加速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倪思洁 见习记者 卜叶

大亚湾反应堆中微子实验 中科院高能物理所供图

第三代北京谱仪(BESIII) 中科院高能物理所供图

这个夏天,中科院机关大楼的人们,正在反复思索和讨论一个问题:中科院怎样才能引领中国科学走到世界前沿。

物质结构,一直被视为可能产生重大科学突破的领域前沿。物质深层次结构及其相互作用,是人类认识世界、认识自己首先要回答的问题,也因此成为目前的四大基本科学问题之一。在探索这一未知的领域上,中国决不能缺席。

很快,高能所接到了一张考卷:怎样建立一个能引领中国科学走向世界的“粒子物理前沿卓越创新中心”?这张考卷并不好答。

自从2001年回国后,王贻芳一路从高能所的研究员成长为副所长、所长,对国内粒子物理各研究团队的实力和粒子物理领域的各种问题也十分了解。然而,如何解决这些问题,并没有一个标准答案。

卓越中心怎么体现卓越,国内粒子物理领域有什么、未来还要些什么,哪些前沿的科研问题是需要得到重点聚焦的,怎样的体制机制才能保证卓越中心的凝聚力和创新的持久性……一系列问题有待理清。

于是,王贻芳找到了高能所的研究员娄辛丑、沈肖雁、苑长征、曹俊、杨长根等,又找到了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的赵政国院士、北京大学高原宁教授、南京大学金山教授、上海交通大学刘江来教授等国内多个高校的粒子物理研究团队领导人,集思广益了一番。

“以往我们总是就一个具体项目讨论,而卓越中心要从长远角度讨论学科发展。”

“什么是卓越,卓越就是要脱颖而出,要想脱颖而出,先要有人才。”

“卓越中心要像磁石,把大家吸引到一起,拧成一股绳,做更长远的大事。”

“卓越中心不能等同于学会,要有项目、有资源、有长远的支持,能在最重要、最关键、最容易取得突破的研究上做事情。”

……【阅读原文】

创药为民 查看详细>>
光耀“科学城”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陈欢欢 张楠

全超导托卡马克装置

中国科学院党组副书记、副院长侯建国(前排中)调研国家同步辐射实验室

大科学装置是指通过较大规模投入和工程建设来完成,建成后通过长期的稳定运行和持续的科学技术活动,以实现重要科学技术目标的大型设施,是国家创新体系中最核心的基础力量。20世纪中叶以来,几乎所有关于物质结构研究的重大成果都和大科学装置有着关联。彼时,全国拥有二三十个大科学装置,分散在各单位,相互之间并未形成合力,且面临着人才队伍流失的窘境。

而在全国的大科学装置中,要数落在中国科学院的最多。恰逢2014年8月,中科院启动实施“率先行动”计划,其中就包括整合院内外各类资源,依托已建成运行、在建和规划建设的一批国家重大科技基础设施,形成大科学装置群,建设高效率开放共享、高水平国际合作、高质量创新服务的大科学研究中心,集聚国内外科研院所、大学、企业,开展跨学科、跨领域、跨部门协同创新。

合肥有三个大科学装置。合肥研究院建设有全超导托卡马克核聚变实验装置(EAST)、稳态强磁场实验装置,中国科大建设有同步辐射。难得的是,两家同属中国科学院,作为兄弟单位,一直有良好的合作,联合共建一个“国际一流综合性科学研究中心”的想法更是一拍即合。

“合肥研究院大装置多,运行维护的力量更集中,偏重满足国家战略需求,大学更侧重前沿探索、人才培养,双方合作是非常好的互补。”合肥研究院院长匡光力表示。

随即,陆亚林等人投入紧张的前期筹备工作。他牵头申请了一个软课题,走访了美国伯克利的先进光源ALS、英国纽卡斯尔科学城等世界著名科学中心。

这一调研不要紧,一个前所未有的公共大型科技创新平台的轮廓在众人心中逐渐清晰起来。【阅读原文】

只为心中那座高地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甘晓 见习记者 程唯珈

研究人员在西藏塔若错钻取岩芯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提供

科考队员在风雪中运输冰芯 中科院青藏高原研究所提供

时间回到2013年6月7日,距离中科院启动机关科研管理改革刚刚1个月。一次普通的例会在青藏所办公楼召开。

“院机关的改革已经启动,特别是科研管理。”时任中科院青藏所所长姚檀栋一字一顿。听到“改革”两个字从所长嘴里说出来,所长助理丁林抬起了头,停下了手中记录的笔。

“大家知道,为优化管理职能配置,强化学科交叉融合,院机关建立起以科技创新价值链为主线的矩阵式管理模式,组建新的前沿科学与教育局、重大科技任务局、科技促进发展局3个科研业务管理部门。”姚檀栋介绍。

“那么,接下来,我们研究所要怎么改?”姚檀栋抛出了关键的问题。

停顿了几秒后,他继续说:“青藏高原研究是全世界共同面临的难题,依靠单一学科难以解答所有问题。未来的青藏高原研究,必须要整合研究力量、开展联合攻关。”

2012年,姚檀栋担任首席科学家的中科院战略性先导专项(B类)“青藏高原多圈层相互作用及其资源环境效应”(以下简称青藏专项)就尝试过团队作战。不仅中科院10多家研究所组织研究人员参与,北京大学等12所高校和科研机构也贡献了力量。

几年下来,青藏专项取得了不错的成绩。随着专项工作的不断深入,姚檀栋一直在思索一个问题:要靠什么力量让这支来自不同单位,甚至不同国家的队伍团结得更紧密,凝练有共识的科学问题,进而集中攻关?

姚檀栋深知,只依靠青藏所自己的力量,做不到。

事实上,彼时,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已经看到了这个问题。在召集所长们开会的时候,“突破体制机制壁障,清除各种有形无形的栅栏,打破各种院内院外的围墙,着力开辟‘政策特区’和‘试验田’”,是他经常挂在嘴边的话。

也是在一次会议上,姚檀栋得知,白春礼用“卓越中心”来命名基础研究这块“试验田”。【阅读原文】

美丽中国 地所智慧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唐琳

地理资源所长期从事“一带一路”研究,图为重点经济走廊发展示意图

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参加“美丽中国生态文明建设科技工程”启动会

卓越创新中心好比科学研究里的“尖刀连”,但地理资源环境科学是地地道道的“钝端科学”;虽然坐拥“中国生态系统研究网络”(CERN)综合中心,但似乎并不具备严格意义上的大科学装置功能;考虑到研究所服务领域的公益性,好像也难以与创新研究院的定位契合……一时间,地理资源所仿佛站在一个十字路口。

所领导班子在广泛听取所内上上下下的意见建议并深入思考后,一个完整清晰的思路脱颖而出。“从研究所的学科性质以及为国家发展服务的目标出发,特色研究所成为我们最终选定的发展方向。”地理资源所副所长封志明说。

“率先行动”计划明确了特色研究所的定位——发挥学科特色,依托基础研究,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不断为国家经济社会发展提供有力的科技支撑。对于地理资源所而言,向特色研究所的方向迈进,首先就要搞清楚自身的特色到底在哪里。

“从一般性上来说,中科院的每一家研究所都有自己的特色。但从特色研究所建设的具体要求出发,这个问题就必须思考清楚。”封志明表示。

2014年,党中央、国务院提出要把创新摆在国家发展全局的核心位置,促进科技与经济社会发展紧密结合;努力建设生态文明的美好家园,必须加强生态环境保护;推进以人为核心的新型城镇化。

在所领导班子看来,国家的要求既是地理资源所努力的方向,也为地理资源所的发展带来了新的机遇。【阅读原文】

扎根荒漠谱新篇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李晨阳

身临荒漠灌丛,远眺天山雪峰,遮雨棚下做实验。中科院新疆生态与地理研究所供图

阜康站团队研究干旱区灌木的植物—水分关系

自2001年7月正式纳入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二期试点单位以来,在几代所领导带领下,新疆生地所全力争取各方资源,终于实现了历史上诸多“零的突破”;在知识创新工程二期和三期中,都是中科院资源环境领域进步最快的研究所之一。

随着“率先行动”计划启动实施,研究所分类改革大幕拉开,新疆生地所再一次迎来了激流勇进的机遇,随之而来的,还有全新的挑战。

“四类机构的定义出来后,大家就感到‘特色研究所’这一类别,简直是为我们量身定制的。”新疆生地所党委书记、副所长董云社说。

经过不断梳理和凝练,新疆生地所最终确定了5个特色研究领域:绿洲生态与绿洲农业、荒漠环境与生态修复、干旱区生物多样性、中亚成矿域与地质成矿、中亚自然资源与生态环境,并顺利通过了特色研究所申请。

新疆生地所副所长张元明说:“知识创新工程是增量改革,四类机构筹建则主要是存量改革。这一次,我们必须自己去争取增量。”

2015年12月,新疆生地所凭借生态文明建设服务领域的资源优势及科研积淀,成为中科院特色研究所试点建设单位之一,也成为中科院在西北边陲实施“率先行动”计划、试点研究所分类改革的一枚重要棋子。2018年,该所顺利通过特色研究所建设验收。【阅读原文】

打造中国版“亥姆霍兹” 查看详细>>

■特约撰稿 花梨舒

上海光源全景 胡蔚成摄

2018年2月,张江实验室管理委员会第一次会议现场。图片来源:中科院上海分院官网

今年5月6日,我国大陆首台第三代同步辐射光源——上海光源,迎来了向用户开放十周年的“生日”。

这个从农田中破土而出的“鹦鹉螺”,是由中国科学院与上海市共建的首个大科学装置。过去十年间,以上海光源为中心,院市合作、建设大科学装置的“东风”,正在浦东张江涌流:国家蛋白质设施已投入使用;上海光源线站二期工程16条线站顺利推进;软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与活细胞成像装置不断优化;硬X射线自由电子激光装置土建工程已全面展开;百拍瓦超强超短激光装置也在加紧攻关……到2025年,这些装置全面建成时,张江综合性国家科学中心将成为世界上大科学装置最密集的地方。

如何将这些大科学装置联接成一个相互协同、紧密配合的“朋友圈”?一条可行之路是建立大科学研究中心,仿效德国的亥姆霍兹联合会,打破大科学装置间的“围墙”,使它们能并指成拳,为中国乃至世界科技创新,释放出更强大的力量。

以中科院研究所分类改革为契机,2014年11月,中科院院长办公会议批准筹建中科院上海大科学中心——打造中国版“亥姆霍兹”,迈出了新征程的第一步。【阅读原文】

智者先行 不可估量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陈欢欢

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揭牌

结合“墨子号”与“京沪干线”构建的首个天地一体广域量子通信网络雏形中科院 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创新研究院供图

为了“墨子号”,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国科大)同中科院系统的多家兄弟单位——上海技物所、上海光学精密机械研究所、上海微系统与信息技术研究所、微小卫星创新研究院、光电技术研究所(以下简称光电所)等形成了紧密的合作关系。这样的基础使其日后顺利成为中科院首批启动建设的4个卓越创新中心之一的核心团队。

2014年,中科院启动实施“率先行动”计划。作为提纲挈领的一项重要举措,研究所分类改革得以迅速展开。其中,集合优势单位协同创新,发挥“尖刀连”的作用,并在某一个方向迅速迈向国际前沿,是卓越创新中心承担的历史使命。彼时,中国科大的量子信息科技研究正好具备了这样的基础。

量子指的是物质不可再分的基本单元,例如光量子(即光子)就是光能量的最低单元,不可再分为“半个”光子、“三分之一”个光子了。量子纠缠是奇特的量子力学现象。通俗地说,两个处于量子纠缠状态的粒子就像有“心灵感应”,无论相隔多远,对其中一个粒子进行测量得到某一结果,另一个粒子也会瞬时相应塌缩到某一量子状态。因此,由此衍生出来的量子通信技术,是唯一被严格证明的无条件安全通信方式,可以有效保障国防、政务、金融等领域的信息安全传输。

量子信息科技所具有的革命性意义已不言而喻,世界各科技强国都投入巨资抢占制高点。但在上世纪90年代末,量子信息科技的实验研究还处于早期发展阶段,中国科大虽然起步较早、在某些方向领先,但几支团队规模都较小。

“慢慢地我们发现要做出高质量原始创新,靠这种单一实验小组的模式不行。”潘建伟回忆。尤其是2011年量子科学实验卫星项目启动,这项原本属于基础研究的工作正式进入追求零失败的航天工程领域,愈发凸显出多学科交叉、各项关键技术集成的必要性。

中科院高度重视量子信息科技的布局和发展。2014年10月,中科院量子信息与量子科技前沿卓越创新中心(以下简称卓越中心)正式成立,依托中国科大建设。【阅读原文】

“硅”才大略 查看详细>>

■本报见习记者 任芳言

中试生产一线成员讨论600毫米锗酸铋晶体制备

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嘉定园区大楼中科院 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供图

上海市郊一幢水泥色的L型办公楼,从外面看十分普通,里面却着实不凡。随手指向其中一扇门,背后可能就是上千度的晶体生长炉。在这里,一种名为锗酸铋(BGO)的晶体正静静成型。

闪烁晶体被广泛用于医学或工业探测领域,锗酸铋堪称其中的佼佼者。现在,它还成为空间暗物质探测器的关键材料之一。2018年12月,已探测到数十亿宇宙粒子的暗物质粒子探测卫星“悟空”宣布延长工作时间,继续寻找暗物质的踪迹。一年前,科学家正是利用这颗卫星收集到的数据,绘制出目前世界上最精确的电子宇宙射线能谱。

“悟空”有火眼金睛,锗酸铋晶体功不可没。而这些单根60厘米长、总重达上千斤的晶体,只有在中国科学院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以下简称上硅所)那栋看似很普通的楼里才能做出来。

对材料研究而言,最严苛的考验莫过于承担航空航天任务。而在上硅所,“神舟”“天宫”“高分”“北斗”……只要是上天的,总有材料从这里出去。

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面向国家重大战略需求,历来是上硅所的传统。能扛起这一重任,得益于以严东生、殷之文、郭景坤、丁传贤、江东亮为代表的几代科学家的奋力开拓和不断进取。

2015年4月,上硅所成为首批中科院特色研究所试点建设单位之一。这意味着,新一代上硅所人,必须在无机非金属材料的微观世界里看得更深、走得更远。【阅读原文】

擅弈能源之棋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李晨阳

中科院洁净能源A类先导专项启动会

大连极紫外自由电子激光

刘中民理想中的研究机构,是一个多学科交叉、全链条贯通的洁净能源国家实验室。从2006年科技部提出启动第二批国家实验室试点建设起,大连化物所就开始了国家实验室的筹建工作。与国内其他筹建中的国家实验室一样,洁净能源国家实验室建设也面临着重重挑战——来自不同系统的创新单元如何高效联动、优势互补,来自不同单位的各种人才如何顺畅交流、通力合作,都考验着制度设计的智慧和统筹管理的能力。

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启动实施后,研究所分类改革提出的“四类机构”的崭新概念给大连化物所带来了新机遇、新灵感。作为四类机构之一的“创新研究院”,正是从顶层设计出发,整合相关科研机构或科技资源,牵头承担重大科技任务,解决重大科技问题。大连化物所领导班子意识到,策划筹建一个洁净能源领域的创新研究院,将为探索洁净能源国家实验室建设储备宝贵的经验和资源。

在2017年第7次中科院院长办公会议上,大连化物所报送的洁净能源创新研究院实施方案获得审议通过。同年10月,中科院洁净能源创新研究院正式筹建。

洁净能源创新研究院采取“1家依托单位+X家参与单位+N个合作团队”的发展模式筹建。与其他相似体制的创新研究院不同,它的依托单位不是“1”,而是“1+1”。自2017年3月起,应中科院党组要求,大连化物所和中科院青岛生物能源与过程研究所开始了融合发展。【阅读原文】

许超导电子学一个未来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陈欢欢

超导单光子探测系统内部照片

超导电子学器件工艺平台

“江院长当时明确指出,中科院要立足解决国家重大需求,不一定立刻产生巨大经济效应,未来会有重大应用的就应该投入。”谢晓明回忆说。

果不其然,经过几年积累,2012年,上海微系统所迎来一次重要的发展机遇,牵头承担了中科院B类战略性先导科技专项“超导电子器件应用基础研究”,参与单位包括中科院紫金山天文台、上海硅酸盐研究所(以下简称上海硅酸盐所)、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以下简称中国科大)等。为了协调各单位协同创新,又成立了中科院上海超导中心,王镇担任首席科学家,谢晓明是专项负责人和中心主任。

先导专项不仅给了各参与单位一个更大的舞台,也让他们感受到协同创新的力量。“放眼全国,要想打破各单位界线、集合最强的力量搞超导电子学,中科院具有得天独厚的条件。”谢晓明说。

当时,除了高温超导滤波器,我国基本不具备可靠的高性能超导器件自主供给能力。而国外对我国严格禁运高性能超导器件,只有纯基础研究及苛刻限制条件下的超导量子干涉仪才能少量进入国内。

“联合起来干大事,在国际上占有一席之地”,成为大家共同的心声。

在中科院筹备试点建设一批卓越创新中心之际,几家单位一拍即合。2015年10月23日,由上海微系统所牵头,上海硅酸盐所、中国科大、上海科技大学等多家共建的中国科学院超导电子学卓越创新中心正式获批。谢晓明和王镇再次联手,分别担任主任和首席科学家。

为发展超导电子学前沿学科,满足国家对超导电子技术的战略需求,超导电子学卓越中心打破研究所围墙,把全院超导电子学相关的顶层力量全部汇入这一协同创新的全新体制中。围绕中科院“三个面向”“四个率先”办院方针及上海市建设具有全球影响力的科技创新中心目标,聚焦物理前沿交叉、先进材料和信息等重大创新领域,旨在建成具有“全球视野、国际标准”的超导电子学研究机构。【阅读原文】

怀“材”为国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胡珉琦

半导体所四项成果荣获2017年度国家科学技术奖 中科院半导体研究所供图

4kW全固态激光器组装生产线

2015年4月,中国科学院半导体材料与光电子器件卓越创新中心(以下简称半导体卓越中心)启动筹建。它的核心任务有二:一是探索建立符合中心发展需求的组织管理和运行机制,二是汇聚一支高水平的半导体材料与光电子器件科研创新团队。

2017年9月25日,半导体卓越中心如期迎来评估验收。半导体所所长助理张韵负责向来自美国、加拿大、日本等国的15位国际同行专家进行汇报。

“成立卓越创新中心对于半导体所的发展究竟有什么不可替代的作用?”现场来自国际专家的这个提问,顿时把张韵拉回到两年前——这不就是筹建团队无数次论证、决策、改进筹建方案想要得到的那个答案吗。

放眼国内外半导体科研机构,像半导体所这样拥有半导体物理、材料、器件研究及系统集成应用完整链条的综合性研究所,独此一家。

然而,经过多年发展,其中的弊端也随之显现。“半导体研究需要团队作战,可整个链条上的不同研究方向仍存在脱节,无法特别有效地拧成一股力量。”半导体所副所长谭平恒对此直言不讳。

“问题就出在原有的科技布局与组织模式上。”在半导体所副所长(法定代表人)、半导体卓越中心主任祝宁华看来,想要克服过去分散封闭、交叉重复等碎片化和孤岛现象,就必须以卓越创新中心为契机,重新进行一体化顶层设计,建立以重大科学问题与预期重大产出为核心的目标导向机制。

改革从来没有坦途。一个组织的积淀越深,冲破壁垒的阻力往往也越大。祝宁华深知,最大的挑战在于打破原有科研单元的界限,凝聚研究方向和优势力量。

最终,半导体卓越中心明确了三大突破方向和五大培养方向。三大突破方向是指量子材料物性调控及器件机理、全波段半导体光电功能材料、半导体光电子器件与集成技术;五大培养方向是指半导体神经网络与智能芯片、微纳结构与柔性半导体器件、高功率全固态激光技术、半导体激光传感与成像系统、神经接口与脑机交互技术。【阅读原文】

用科技引擎 护西北生态 查看详细>>

■本报见习记者 高雅丽

老虎沟12号冰川考察 中科院西北生态环境资源研究院供图

盐湖所科研人员在盐湖上科考

2015年6月,在中国科学院研究所分类改革试点启动之时,一场针对院属研究所的“十二五”评估验收工作正在紧张进行。

“西部有些研究所的特色学科没有大平台可供依托,导致学科优势弱化。”在生态与环境领域的评议会上,中国科学院院长、党组书记白春礼直指院内资环领域研究所存在的突出问题。

西北研究院院长王涛至今对这次会议记忆犹新。“改革永远在路上。我们开始思考,如何通过整合改革,让地处西部的研究所重新凝练特色、焕发活力?”

1950年前后,为服务国家建设大西北的需求,中国科学院针对特殊生态环境及资源研究,组织开展了多学科大范围的科考,陆续组建了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兰州沙漠研究所、兰州高原大气物理研究所、兰州地质研究所、西北高原生物研究所(以下简称西北高原所)、青海盐湖研究所(以下简称青海盐湖所)和兰州分院图书馆(兰州文献情报中心前身)。

1999年,为了研究西部生态环境演化和恢复等重大科学问题,兰州冰川冻土研究所、兰州高原大气物理研究所、兰州沙漠研究所整合为寒区旱区环境与工程研究所(以下简称寒旱所),并入选中国科学院知识创新工程试点。

经过60多年的发展,这些研究机构形成了冰川、冻土、沙漠、高原气象、油气地质、高原生物、盐湖资源、资源环境信息等一系列具有鲜明特色的研究方向,取得了一系列重大科技成果,并获得显著的生态、社会和经济效益。但随着时间推移,有些曾经的特色与优势日渐式微:学科特色不明显、项目申请能力不足、人才流失严重……发展瓶颈开始凸显。

与此同时,西部大开发、生态文明建设和“一带一路”倡议等国家战略的实施,对相关领域的研究机构提出了新的明确要求。这对一众地处西北的研究所而言,既是挑战,也是前所未有的发展机遇。

如何才能从根本上突破体制机制壁障,形成创新发展的强大合力?基于历史上的实践经验,在充分调研、酝酿的基础上,2016年3月,中国科学院党组决定,整合寒旱所、西北高原所、青海盐湖所、兰州油气资源研究中心(以下简称兰州油气中心)和兰州文献情报中心5家机构。跨学科、跨省整合组建西北研究院,这也是中国科学院首批14家试点特色研究所建设机构之一。【阅读原文】

“应化”利生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王之康

2018年建成100吨/年产能的异戊二烯单体中试装置 中科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供图

剖分结构轴承

2015年1月6日,中国科学院长春应用化学研究所(以下简称长春应化所)召开全所职工大会,就是否同意长春应化所申请特色研究所建设进行无记名投票表决。最终经统计,97.7%的职工同意申请特色研究所。在这个事关研究所未来发展方向的关键时刻,全所职工空前团结、高度一致。

同年2月2日至4日,中科院组织特色研究所申请答辩会,长春应化所以制造业转型升级领域并列第一名的成绩从14家申报研究所中脱颖而出,顺利通过评审。

此前连续9天,长春应化所时任副所长、现任所长杨小牛与所里的同事几乎每天都工作到凌晨两点,高度凝练特色创新工作,反复推敲修改申请书。辛苦付出终于得到回报,通过特色研究所评审,也为全所增添了几分春节前的喜庆。

3个月后,长春应化所进入首批中科院特色研究所试点单元序列,标志着研究所进入了一个以“三个面向”为重要指引、以“四个率先”为战略目标的改革创新发展新阶段。

但就像杨小牛所说,“成为特色研究所首批试点建设单位,对我们来说既是重大机遇,更是严峻挑战。”因为对于一个全新的体制机制,或许没有人十分清楚特色研究所一定是什么样的轮廓与架构,因此,如何在摸索中蹚出一条具有长春应化所风格的路,便成了当时的首要任务。【阅读原文】

把重大产出写进“健康中国”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甘晓

先导细胞(玫红色)引导造血干细胞(红色)归巢进入血管微环境

共聚焦显微镜活体观察造血干细胞归巢

2015年起,中科院在实施“率先行动”计划中,启动了深化上海生科院改革。在这场顺应生命与健康科学发展规律和内在发展需要的深化改革中,上海生科院的学科布局划分为分子细胞、脑科学、分子植物、人口健康等4个重点领域。

2016年11月起,中国科学院分子细胞科学卓越创新中心、中国科学院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卓越创新中心、中国科学院分子植物科学卓越创新中心等3家卓越创新中心,以及上海生科院人口健康领域实体科研机构(现营养与健康所)同步开始以中科院内“计划单列”的形式运行。人口健康领域科研机构常被简称为“第四机构”。

李林表示,“人口健康领域涉及的研究方向更复杂,相关单元也更多,改革的难度自然更大”“‘第四机构’的改革走向,事关整场深化改革的成败,是将改革进行到底的不可或缺的一环”。

“第四机构”的整合涉及“三所一院两中心”,包括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试点以来新建共建的营养科学研究所、上海生科院—上海交通大学医学院健康科学研究所、中科院—马普学会计算生物学伙伴研究所、中科院—第二军医大学转化医学研究院,以及从中科院上海分院划转的中科院上海生命科学信息中心(前身为中科院上海文献情报中心)、中科院上海实验动物中心等。

对标中科院“率先行动”计划,“第四机构”能建成何种类型的四类机构,一条自主探索之路正在铺就。就在“第四机构”广大科技人员困惑迷茫、翘首以盼的时候,2017年底,中科院领导指点迷津,“第四机构”明确了以特色研究所为发展方向。【阅读原文】

“理”当益壮 查看详细>>

■本报记者 冯丽妃

生物酶法骨明胶生产工艺开发

我国首套对外出口的200W@4.5K氦制冷机

今年6月,理化所刚刚度过第20个生日。这个组建于中科院知识创新工程实施期间的研究所,在诞生之初就被赋予特殊的职责与使命:从事科技成果转化前期的研究工作,推动科技成果转化。

以如此定位建立研究所在当时的环境下并不多见。在迎接知识经济时代的背景下,作为中科院打出来的一张面向社会和国家需求的“特色牌”,理化所的科研还要具备一定的“高度”,即需要对国民经济有重大影响、具有市场前景,或是要对接国家战略需求。

立足于这一定位,理化所逐渐巩固和发展了四大优势学科,包括光化学、制冷与低温、人工晶体和激光物理,并推动这些学科在国内外占有一席之地。

正因为如此,2015年,中科院院长白春礼到理化所视察时指出:“理化所经过十余年的融合发展,形成了团结合作、协同创新的优秀文化,打造了自己的核心竞争力和优势特色,是研究所整合的成功范例。”

这也为理化所推进特色研究所建设埋下了伏笔。“现在回头看,这段描述对于理化所而言相当准确。”理化所所长张丽萍说。

改革是为了促进发展,但重点是该往哪个方向发展?通过梳理学科领域的“家底儿”,张丽萍和所领导班子确定了理化所特色研究所建设的定位和5个重点服务项目。特别之处在于,这些项目均指向对行业有引领作用或显著影响的重大成果产出。

“面向国民经济主战场,围绕我国制造业的转型升级,为国家战略需求和国民经济发展提供一系列高质量科技供给。”论证会上,张丽萍把理化所的“特色使命”带到了专家组面前。这一定位得到了在场专家的认同。【阅读原文】

千嬴国际手机版